<dd id="vvfma"><font id="vvfma"><i id="vvfma"></i></font></dd>
<output id="vvfma"></output>
<output id="vvfma"><form id="vvfma"><blockquote id="vvfma"></blockquote></form></output>

<code id="vvfma"><rt id="vvfma"><td id="vvfma"></td></rt></code>

<var id="vvfma"><rt id="vvfma"></rt></var> <acronym id="vvfma"></acronym>

  • <output id="vvfma"><form id="vvfma"></form></output>

    <acronym id="vvfma"><form id="vvfma"><mark id="vvfma"></mark></form></acronym><dl id="vvfma"></dl>
  • 首頁 | 聯合會專區 | 資訊 | 企業 | 信息化 | 學術 | 供求
    首頁 >> 學術研究 >> 企業案例 >> 企業物流 >> 內容

    京東VS菜鳥:智慧物流的開放之爭
    字號:T|T 2017年12月12日09:26     21世紀經濟報道
    • “新一代物流正在到來,它將呈現出短鏈、智慧與共生三大核心要素。”在12月11日的2017全球新一代物流峰會上,京東物流CEO王振輝信心十足地表示。
    “新一代物流正在到來,它將呈現出短鏈、智慧與共生三大核心要素。”在12月11日的2017全球新一代物流峰會上,京東物流CEO王振輝信心十足地表示。
     
    在王振輝看來,通過減少搬運次數、縮短搬運距離、提速交付時間、提升智能技術應用等,京東能夠進一步強化物流服務能力。在此基礎上,京東毫不掩飾與客戶、行業合作伙伴及環境共生的愿望,“我們希望與合作伙伴共同成為社會供應鏈的基礎設施”。
     
    一定程度上,自去年年底首次宣布物流開放后,京東物流的開放度正在與日俱增。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商城物流規劃發展部負責人傅兵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京東物流所承接的商城以外的訂單“已經占據相當比例”,預計未來三至五年內將超過自營業務。
     
    開放的姿態,讓過去專注于自建自用物流的京東得以對外賦能。然而,在行業內,還有另一個“賦能者”——菜鳥物流。“菜鳥發展至今,已經三年多了。從成立之初,我們就在賦能行業內的合作伙伴。”一位菜鳥方面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言。
     
    “京東物流基于服務上游京東商城品牌商和大型企業,不倚重規模制勝,靠品牌和價值制勝;菜鳥網絡是基于服務上游天貓淘寶上的大量中小企業,也有品牌商,但規模制勝和集群協同更多一些。”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采購與供應鏈專家委員、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道,“生態不同,因而路徑有別。”
     
    技術升級
     
    “新一代物流的驅動因素,除了人貨場重構所導致的物流角色再定義之外,還有以機器人、云服務、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技術突破所觸動的物流行業大飛躍。”傅兵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強調。
     
    菜鳥總裁萬霖則在12月10日“2017中國企業領袖年會”的演講中稱,菜鳥在加速進行數據協同的全局智能化,超級機器人倉、末端配送機器人、全自動流水線等全鏈路自動化,并在此基礎上向消費者、商家提供新零售解決方案。
     
    技術投入的背后,蘊含著改造物流的想象空間。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自2016年10月至今中物聯聯合京東發布的中國電商物流指數發現,今年10月同比去年,中國電商快遞庫存周轉率大幅提升52.7個點,提升幅度達到40%,送達時效也提升6.4個點,提升幅度為5.36%。
     
    作為一直以來被詬病的“勞動密集型”產業,物流行業未來可能向技術密集型產業轉變。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互聯網協會理事長鄔賀銓指出,物流數字化轉型將對產業和社會的價值帶來很大的貢獻,現有成熟的物流經驗已可減少倉儲作業人員70%。
     
    不過,從當前情況而言,技術對物流人員規模的影響難言“立竿見影”。盡管各家均在加大技術改造,但根據中國電商物流指數顯示,2016年10月物流人員規模指數為121.4,低于2017年任何一個單月水平。
     
    “最大的一個原因在于消費升級與產業的變化,導致整個物流行業的規模激增,蛋糕變大,因而吸引了大批從業人員。”王振輝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解釋稱。他同時強調,短期內無人化與智能化的應用,不會對京東物流人員規模有質的改變,“京東物流外單收入增長達到三位數,大的增量需要更多的人員。未來三五年內將達到人數峰值,然后才會下降。”
     
    輕重賦能
     
    “隨著倉庫的無人化設施大面積替代人工設施,京東物流的成本將有所下降。”傅兵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強調,“這主要體現為人員成本的下降。”
     
    數據顯示,京東配送人員規模高達7萬人。這也就意味著,快遞人員構成京東物流的一大成本,亦是京東物流“重模式”的體現。相較之下,菜鳥則顯得更為輕松。“菜鳥已經成立三年多,但只有2000多個員工,其中一半以上都是技術人員,”菜鳥方面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我們并沒有一個快遞員。”
     
    事實上,菜鳥自成立以來的定位便是平臺化,將電商物流各環節的企業拉入其搭建的物流倉儲平臺及物流信息平臺,然后以大數據作為支撐,調控倉儲、配送等環節,多方提升物流效率。“我們會向快遞公司提供包括電子簽單、智能分單等數據產品,幫助他們提升效率,也提供倉儲運營管理技術,并提供配送線路方面的數據支持等。”菜鳥方面指出。
     
    這也就意味著,除了干線運輸與末端配送之外,菜鳥幾乎承擔了所有物流公司的工作。“其實菜鳥也是賦能者,用大數據賦能廣大的物流企業,降低物流成本、提升配送效率和服務體驗。”賽迪智庫互聯網所互聯網經濟研究室副主任譚霞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評論道。
     
    京東物流的賦能則有所不同。通過自建倉配物流體系,并在全國范圍內實現統一的操作和管理標準,京東物流更強調運營質量與配送效率。“對于未來物流智能化能力建設來說,京東對自己物流供應鏈的完全掌控將更有優勢,所以京東一定是站在未來智能物流前端的巨頭,包括倉儲、配送、信息處理等。”譚霞認為,“一旦京東物流對外開放,對于中小物流企業吸引力也是十分巨大的。”
     
    事實上,京東物流的開放確實收獲了一部分合作伙伴的青睞。“我們選擇了與京東合作,而未選擇菜鳥系物流企業。”網易供應鏈副總裁肖南華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京東物流的品質感與口碑,在業內與順豐接近,并且京東團隊能力也能夠快速適應我們的需求。”
     
    然而另一位從業人員對京東物流的賦能表示質疑。“我很好奇他們如何去賦能合作伙伴。從理論上而言,京東物流與其他物流公司存在一定的競爭關系,京東不可能既是裁判員又是運動員。”
     
    此外,重模式也為京東物流帶來了成本重負。“京東物流的一個不足之處就是整合社會資本能力太弱,全靠京東自己投資。”前騰訊、京東戰略分析師李成東表示,“菜鳥物流早在2016年就完成了融資。京東的資金應該更多投在技術和供應鏈上,而非物流上。”
     
    不過,在業內人士看來,無論京東還是菜鳥模式,在大數據方面都會積極建立超級蓄水池,形成中心化的超級大腦,影響生態圈的企業。楊達卿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在這個過程中,菜鳥需要建立整體可控的生態網,進而推動中小企業的集群協同,京東則需要構筑供應鏈服務和大數據護城河。”

     

    冲田杏梨影音先锋在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