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vvfma"><font id="vvfma"><i id="vvfma"></i></font></dd>
<output id="vvfma"></output>
<output id="vvfma"><form id="vvfma"><blockquote id="vvfma"></blockquote></form></output>

<code id="vvfma"><rt id="vvfma"><td id="vvfma"></td></rt></code>

<var id="vvfma"><rt id="vvfma"></rt></var> <acronym id="vvfma"></acronym>

  • <output id="vvfma"><form id="vvfma"></form></output>

    <acronym id="vvfma"><form id="vvfma"><mark id="vvfma"></mark></form></acronym><dl id="vvfma"></dl>
  • 首頁 | 聯合會專區 | 資訊 | 企業 | 信息化 | 學術 | 供求
    首頁 >> 學術研究 >> 論文薈萃 >> 物流管理 >> 內容

    “以量為王”的快遞業背后透露著什么?
    字號:T|T 2019年07月19日15:29     物流時代周刊
    • 國家郵政局發布的《2018年中國快遞發展指數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快遞業務量達到507.1億件,比前年增加大概100億件,增量接近美國全年包裹流轉總量。快遞企業日均快件處理量1.4億件。

    國家郵政局發布的《2018年中國快遞發展指數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快遞業務量達到507.1億件,比前年增加大概100億件,增量接近美國全年包裹流轉總量。快遞企業日均快件處理量1.4億件。

    頭部玩家競爭加劇,非一線企業加速掉隊

    1年100億件增量將是常態

    發快件、收快件,已成為許多中國人的日常。回顧近年國內快遞量的增長趨勢:2010年只有23.4億件,2018年全年快遞業務量達到507.1億件。9年時間里增長了21倍有余。

    有行業人士曾認為,中國快遞自2010年起的這種超高速增長將告一段落,以后恐難再有如此景象,快遞高速增長的時代將宣告結束,行業發展也將逐漸趨于平緩。但2018、2019年上半年快遞業交出的答卷似乎打了此說法的“臉”。

    國家郵政局發布的《2018年中國快遞發展指數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快遞業務量達到507.1億件,比前年增加大概100億件,增量接近美國全年包裹流轉總量。快遞企業日均快件處理量1.4億件。

    2019上半年,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277.6億件,同比增長25.7%;業務收入累計完成3396.7億元,同比增長23.7%。行業預測,2019年快遞業務量超過600億件,應該是大概率事件。

    有業內專家曾預測:“到2020年,快遞業至少將有700億件快遞和一萬億市值。”

    1年100億件的包裹增長量,這是怎樣強勁的增長?讓我們換一個角度來做比較:從全球范圍看,2018年,中國快遞業務量超過美、日、歐發達經濟體之和,規模連續5年穩居世界第一,是第二名美國的3倍多,占全球快遞包裹市場的一半以上,成為全球快遞包裹市場發展的動力源和穩定器。

    可能,一些業內人士仍會存有這樣的疑問:快遞增量的基礎——電子商務在未來會不會一直順利地發展下去?

    答案應該是肯定的,新一代電子商務將朝深度與廣度發展。比如,隨著拼多多電商平臺的發展,快遞向3線以下城市和農村在加速;隨著中國電商企業加速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戰略布局,中國快遞市場的爭奪戰也將從國內市場向國際市場的“最遠N公里”延伸。

    因此,1年100億件(或以上)的快遞業務增量,對于今后的快遞業而言,可能屬于常態。快遞業和與之相關的行業要對這種趨勢給予足夠的重視。

    對于快遞企業而言,其眼光一定要看長遠,必須要有應付增長相應的業務發展規劃、基建投入規劃、人員規劃。而快遞業的發展,對于資金的需求量也是巨大的,因此,投資快遞業也將是有較好的回報。與快遞業相關的汽車、貨運飛機、分揀設備、機器人、無人機等硬件設備生產廠商,未來也不妨多關注快遞行業。

    比賽才到中場,競爭仍將是以量為王

    2018年以來,快遞業競爭激烈,如風達、國通、全峰、快捷等快遞企業“遭殃”,行業集中度不斷提升,已上市快遞企業單量占全行業的比重由2016年的64%提升到了2018年的71%。

    但我們應認識到,快遞業的競爭才到中場,猶如從群雄爭霸的春秋轉向七國爭雄的戰國時代。為什么行業內感覺,即便去除了一些中小快遞,但這兩年行業的競爭還是越發的激烈了呢?實際上,這也是市場競爭的規律使然,我們還是以歷史來做比喻,這好比是戰國時代的戰役,小國之戰換成了大國之爭,自然會使得戰役資源投入更大、搏殺也更殘酷。

    在為數不多的快遞頭部企業規模化、集約化、資本化發展之下,中小快遞企業的生存空間正在不斷縮減,并且還在進一步萎縮中,這是大勢所趨的現實。就連快遞頭部企業,如果對市場發展把握不準,也有掉隊的可能,市場集中度將會持續向一線龍頭快遞公司集中。

    在這樣的競爭中,業務量的競爭仍將是近兩年快遞業競爭的最主要因素。因為,沒有業務量就沒有市場份額,沒有業務量就沒有利潤的產生,沒有業務量更不可能得到資本的青睞和支持,總之,沒有業務量就沒有生存權。這也是當前快遞價格戰廝殺瘋狂的重要原因。

    根據相關數據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我國快遞業務的市場份額被六大上市龍頭企業順豐、百世、中通、圓通、申通、韻達瓜分絕大部分,六大快遞業務量占到全國總量76.5%。其中,中通市場占有率最高,達到了18.7%,按照目前發展趨勢來看,中通很有可能在年底也能保持這個地位,韻達、圓通緊隨其后。而順豐雖然排名末位,占比為8.1%,但因其單票收入高于其他的快遞企業,因此在營業收入上占據六大快遞公司的第一位。

    考慮到中小公司企業在品牌、服務質量、成本、盈利能力等方面均優勢不明顯,一線龍頭企業有望繼續爭奪它們的市場份額。市場有足夠的增量,且2019-2020年非一線快遞退出概率繼續增大,一線企業增速或將更加可觀。

    以量為王并非完全同質化,差異化競爭已顯現

    在連年高速增長收獲靚麗業績的背后,快遞業同質化競爭也最為人詬病,很多快遞消費者表示:快遞企業已告別了那個“野蠻生長”的年代,為什么我們還沒看到行業競爭從價格轉為服務戰競爭呢?

    其實,在當前爭奪快遞量、爭奪市場份額的背后,很多變化都在發生,但量變到質變有一個過程,當前仍處于量變階段,質變的效應還沒有完全體現出來,但一些發展的趨向已逐步顯現出來:

    其一,快遞業的競爭已出現了較明顯的差異化趨向,比如:順豐把持高端市場、德邦立足于大包裹快遞、郵政占穩農村市場、圓通正在建設ABCD四張網,布局自營速配、重貨快運及城市即送等。但由于高端市場、大包裹市場等的增量有限,所以它們也會集中一部分力量在電商包裹這個“紅海”中廝殺。

    其二,服務質量的改善一直在發生,但很多發生在消費者并沒有親眼看到的后端領域。如現有龍頭企業加大成本投入,提高準時度、準確度、全球網絡完備度等,期望通過提高網絡質量來維持、提高其行業地位。下一步,行業龍頭的壁壘和市場話語權,將使其價格能夠逐步提升,并保證利潤率穩定。

    其三,促使快遞頭部企業進一步降本增效和技術創新。在快遞成本的占比中,人力成本大概占到了三分之一。因此,各家快遞公司都在想辦法削減人力成本,最主要的是面對行業增長的瓶頸,都在紛紛布局人工智能。在這類勞動密集型行業,運用機器人來工作,不僅能夠有效較低成本、還能夠大大提高效率。我們來做一定前瞻,現在起的未來幾年,快遞行業應是技術利用最為發達的一個業態。

    當然,在這一切的背后,同質化是不可能堅持長久的。越是同質化嚴重的時期,越是行業中的競爭者重新研究細分市場,發現新需求、找準獨特定位的時候。當同質化競爭嚴重、對手難以匹敵時,自然會有企業對細分市場進行研究,找到自己的獨特性并加以優化,構建新策略,打造新核心競爭力;其次,提高企業的靈活性,比如多元化綜合發展,或者向產業鏈上下游延伸。

    在完成一系列的積累后,在下一個10年之內,我們會看到這些快遞巨頭的差異化會越來越明顯,除了成長為綜合性的快遞物流企業外,還會有與相關產業聯合更緊密的趨勢出現,比如與科技產業聯系緊密的順豐,與商業聯系緊密的京東等,在巨量市場增長的支持下,它們正朝著國際一流的物流企業邁進。

    冲田杏梨影音先锋在放